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信息公开目录 > 工作动态 > 综合动态

新“星”之火 | 泰达:“机器换人” 两个1.5小时秒变20分钟

编者按:发展实体经济,要靠项目说话。2018年,长沙继续保持竞进之势,重大项目建设风劲帆扬。落户长沙的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领域重大项目投资额一个比一个大。长沙凭什么吸引这些大项目好项目?它们的落地将为长沙带来什么?长沙又将如何借势腾飞?红网时刻为您推出《 新“星”之火——2018长沙重大产业项目新业态扫描》系列报道。

新能源大巴智慧工厂水性涂料涂装系统正在作业。

全自动智能中央输调漆系统。

喷涂工件成像识别、分拣、搬运系统。

小小一只机器手,灵活机动,“水洗、静电除尘、转印、喷涂”等一系列工序皆可全自动完成。在中车的新能源大巴的生产车间,通过使用水性静电旋杯,从前需要两个人消耗一个半小时工时的任务,可缩短至20分钟完成,市值150元每公斤的涂料消耗,从19公斤降低至17.8公斤,还可自动甄别车型、自动测距、自动位移调距、自动涂装……这便是湖南泰达机器人制造有限公司提供的该司自主研发的成果。

这些机器手缘何来到湖南?机器手的使用范围究竟有多广、与我们的生活有何息息相关之处?红网时刻新闻记者专访了湖南泰达机器人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新嘉,试图了解这只威力无比的“手”的背后有什么样的精彩故事,未来他们将如何发展、为智能制造增添新光辉。

聚焦自动化喷涂

泰达机器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方案设计、精密加工、组装调试、现场实施以及售后支持于一体的工业表面处理和流体控制领域的智能制造方案供应商。该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公司董事长陈大立早在2000年提出并实施“涂装效益监测管理”理论与方法,2014年便提出“机器人涂装自动化标本兼治解决之道”,2016年进驻长沙,并辐射华中大区。

他们提供的“智慧型”“专机型”机器人,为客户提供优质产品和全方位的服务。据李新嘉街介绍,在湖南及华中地区,公司业务遍布于汽车及汽车零部件、轨道交通、航空航天、海事装备、工程机械、新能源、军工等行业。“大到火车、汽车,小到手机屏、眼镜,都离不开喷涂工序,我们的机器手有用处的地方可多了。”李新嘉说。

湖南泰达机器人聚焦于喷涂自动化、涂胶自动化及智能工厂自动化。针对不同行业的需求,整合工艺工程、运动控制、影像处理、激光测量、机器人及精密贴装、精密压合等技术,配合软件开发,可以提供客制化的自动化设备和整体解决方案。当年,投产一年多,就成为了中车、中航、三一、中联、比亚迪、富士康等知名企业相关产品的智能喷涂方案提供者,大到飞机、高铁、汽车,小到手机、起搏器、穿戴设备,都有泰达机器人的身影。

“以前的我们,是根据对方的需求提供定制产品,而经过多年的积淀和行业发展,我们的服务模式已经转变为提供多样化的模块和海量数据信息,根据对方的需求开设权限,”李新嘉自豪地说,那个专门写单一代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机器手中还安装有独立WIFI和IP地址,可供工程师远程监控,售后服务更加便捷。”

“机器换人”助力发展

什么是“黑灯工厂”?它是指生产车间或生产线在关灯的情况下机器人按照程序指令也能正常作业。截至目前,长沙雨花经开区已累计引进机器人企业近两百家。

李新嘉说:“公司实施定制化生产,既可以生产高铁车身智能喷涂设备,又可以生产3D玻璃自动喷涂设备。流体控制、喷控软件、喷房工艺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将携手ABB、发那科、安川等机器人厂家提升智能制造水平,目标是实现‘黑灯工厂’。”

机器手可以实现模块化、柔性化和智能化操作,根据不同产品前处理需求,携带对应的前处理工具针对产品进行预处理,以此去除产品表面的脏污、毛刺、油脂、静电,提高产品的表面粗糙度,释放应力,达到更高层次的喷涂需求,譬如干冰、雪花、等离子、火焰等设备。

李新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某个喷涂工厂里,投入一套机器人喷涂设备,市场售价约为130万元。通过使用,可节省4个人工,按每人每月四千的平均工资,一年可节省近20万元,良品率提高5%以上,生产效率提高100%,VOC大气污染物排放降低50%,每天还可节省油漆300升,一年可节省百余万元。使用一年该系统即可收回成本,而该系统的使用时限长达十年。

“自动化改造后,工人只需按一下按钮,机器人就开始工作,每个面积、每个时间、每个成果都控制得刚刚好,现场工人说再也不想自己下去喷漆了。这就是‘机器换人’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受。”该公司工程师向阳说,“同时,自动识别、调距、流量管理等功能都是设备自带的,我们不能为了自动化而自动化,自动化是为了让工厂生产更加便捷。”

落户长沙深耕发展

在长沙市雨花区的湖南省机器人产业集聚区内,一个智能制造中心雏形已现,泰达等多家机器人企业陆续在此投产,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创造出的产值动辄过5亿元,获得国家专利数十项。未来,该中心将带动形成一个500亿元级的智能装备产业集群。

企业为何纷纷选择落地长沙?李新嘉说:“之所以在长沙设厂并将智能装备制造中心从广东迁到长沙,主要是考虑到长沙的交通便捷、房价较低、园区产业有集群优势、政府有各项支持政策等。因为人工智能及机器人产业在长沙的基础好、空间大,容易做企业孵化,前景也很广阔。”

几年前的创新创业园还是一块荒地,如今,道路四通八达,标准化厂房拔地而起。企业能“拎包入驻”,每栋厂房都根据企业需求“量身定制”,比如泰达是单层钢结构厂房,上有行吊,适合大型设备生产,“有了现成的厂房,企业投产就是快!2016年10月在长沙注册,2017年3月就实现了投产,”两年前刚签完公司第一单,李新嘉奔赴湖南走马上任,他对“雨花速度”赞叹不已。

未来,湖南泰达机器人将继续深耕汽车及汽配行业,而经过的近三年的铺垫,在航天航空及轨道交通方面的培育也将有收获结果,“我们还将加大对防爆机器人产品的创新研发,”李新嘉说,“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服务的生产车间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防爆产品将更加有助于占领市场高地,更好服务大众。”

转载:红网

2018年9月30日